靜思書軒

cafe.jingsi.my : 首页 » 圖書類 » 親子教育系列 » 社會人文系列 » 隨師行腳

隨師行腳

      

出版社

:   遠見天下文化/慈濟人文

 

開  本

:   19 x 26 公分

 

裝  訂

:   精裝

  印  刷 :   黑白印刷
  頁  數 :   200頁
  定  價 :   RM138.00
 

出 版 日

:   2016年04月30日
   EAN :   9789869310314

 

 
隨師行腳:看見證嚴法師的慈悲與智慧
 

產品簡介

講述者介紹:


阮義忠


阮義忠(Juan I-Jong),一九五○年出生。

四十年來先後出版《人與土地》、《臺北謠言》、《四季》、《告別二十世紀》、《恆持剎那》等十本攝影集,並在世界多國舉行個展。

作品為法國巴黎現代美術館、尼普斯攝影博物館、水之堡攝影藝廊、英國維多利亞暨亞伯美術館、臺北美術館、上海美術館、廣東美術館典藏。

論著《當代攝影大師》、《當代攝影新銳》、《攝影美學七問》被視為華人世界的攝影啟蒙書;

所創辦的《攝影家Photographers International》雜誌被譽爲攝影史以來最具人文精神的刊物之一。


一九八八年至二○一四年於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任教。

一九九九年臺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後,為慈濟希望工程援建的五十所學校作重建紀錄,並與夫人袁瑤瑤合作為慈濟志工作傳。

二○○七年獲頒臺灣東元科技文教基金會人文獎。二○一三年獲頒第一屆全球華人傳媒大獎「攝影文化貢獻獎」。

二○一五年獲頒《生活》月刊年度「國家精神造就者」榮譽。

袁瑤瑤


一九五四年生於臺灣省臺南市。一九七六年畢業於靜宜文理學院外文系。

一九七七年與阮義忠結婚,一九八一年兒子阮璽出生。

一九七六年至一九九二年於貿易公司擔任英文祕書,翻譯大量攝影資料及書籍,其中《當代攝影名家暗房技巧》、《安瑟‧亞當斯回憶錄》、《黑白攝影的技術與藝術》、《攝影的發展與市場》的中文版由攝影家出版社發行。

一九九○年至二○○四年與阮義忠共同創辦攝影家出版社、攝影家雜誌社。

二○○三年至二○一五年與阮義忠合作《慈濟月刊》之「隨師行腳,攝影筆記」專欄、慈濟志工列傳《看見菩薩身影》,負責撰稿。

二○一三年至今,隨夫婿至大陸各大城市講座、教學。




內容簡介:

二○一六年適逢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成立五十週年,隆重推出《隨師行腳:看見證嚴法師的慈悲與智慧》攝影文集。


走過五十個年頭,慈濟功德會的發展過程累積許多歷史照片,背後記錄的不僅僅是人生當下,更是一個個感人的事件與艱難的考驗。


阮義忠自二○○○年起跟隨證嚴法師,於全臺行腳時擔任攝影工作,以精湛技巧,記下證嚴法師與慈濟會眾的寶貴瞬間;


袁瑤瑤以動人文字,替每個瞬間做出精湛註解。


剎那即永恆,恆持五十年的一念心,需要所有人一起努力延續至下一個五十年。


全書精選八十三篇文章與八十九張照片,是證嚴法師的寶貴身影,也是慈濟大藏經的珍貴史料。


《隨師行腳:看見證嚴法師的慈悲與智慧》不僅僅是一個佛教慈善團體的發展歷史紀錄,更是人間善美的最佳詮釋。



【書摘】


慈濟是怎麼來的


二○○三年十月三至五日的「全臺委員慈誠合心精進三日」,是非常特別的活動。
不僅因為這是靜思精舍自一九八八年暫停打佛七後,首度舉辦的「法華經佛會」,也因為學員都是追隨上人最久的,負有承先啟後的重任。


四日從臺北搭早班機來花蓮,一踏進山門就聽到渾厚的誦經聲,大殿滿是肅穆拜佛之人。稍後得聞上人首日開示的錄音帶,句句感人肺腑、扣人心弦。


老人家開宗明義,要弟子們清楚記得慈濟是怎麼來的,將所聽、所學銘刻心版,傳給未來的代代慈濟人!
「我們的佛七是從靜思精舍啟用那天開始的。大殿才蓋好,大家趕工打掃搬進去,因為寮房也在這裡。」
上人細說從頭,將數十年一路戰戰兢兢走來的坎坷娓娓道來:「一九六九年農曆三月二十四日,天沒亮,我們開始了佛七的第一支香,所有人算算不到十個。」


從這一年開始將近二十年間,精舍幾乎年年打佛七,並把每年的三月二十四日訂為慈濟日。這一天也是上人的母難日,上人說,自己在出生不久後,就過繼給了親叔叔。


「以前的人很保守、很守規矩,孩子如果給了人,就不能再認生家的人。懂事以後,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親生父母,想上前說一句話而不可得。」


從小到大,上人始終有父母恩未報的情懷,出家受戒後在普明寺後面的小木屋住了六個月,每天看經、抄經,清晨一、兩點起來禮拜《法華經》。


「在小木屋裡,我的心靈得到解脫,覺得這是我的時間、我的空間,我要把握機會。每個月二十四日,就是我燃香供佛、報父母恩的時候。


我那個時候很窮,連吃飯都有困難;有時從花蓮市區回來,連一塊半的車資都沒有,就用走路的。


生活那樣刻苦,根本買不起任何花果來供佛,惟有用父母賜給我的身體。天未亮之前,我在自己的身上燃香供佛……」


精舍開始打佛七後,人數年年增加,大殿逐漸無法容納,便在戶外搭帳棚;天氣太熱,便把冰塊放在大風扇前吹。


那時上人事情沒那麼多,所以能很專心地照顧大家,對行住坐臥以及學佛規儀要求非常嚴格,甚至會到寮房突擊檢查。


每年佛七打完,有人想皈依,上人的條件就是「佛心己心,師志己志」,必須內修外行。


「行住坐臥、語默動靜,都能顯示內心是否在修行。心如果記得,行動就會如規如矩。若要堅定菩薩心志,威儀必定要固守。」


上人說,並非出家才必須修行,在家菩薩也要修。「修」就是「修心養性」,「行」就是「端正行為」。


「人人都有與佛同等的清淨佛性,只因一念無明,引生貪嗔痴,慢慢養成了個人習氣。修行就是要回歸清淨無染的本性。」


在會議室待了一會兒,我悄悄走進大殿,正在進行的是繞佛。上人以身教示現,優雅而精準地踩著唱誦節奏在中央來回繞行,所踏出的每一步都是那樣完美。


繞佛結束後,所有燈光熄滅;大家靜坐調心,等候上人開示。就在這時,義忠看到一個極美、但在這種光線下卻又非常難拍的畫面。


還好照片沒有任何閃失地沖洗出來:一片黑暗之中,上人的臉龐煥發著清幽的光芒;案頭小電視的螢幕上,佛陀的法相正映照著上人。


同類產品推薦

Last modified on 週三, 29 六月 2016 11:45
Login to post comments